-青柳

你好,感谢你来。
非典型性社恐。不擅长说话,稍微迟钝有什么缺点错处欢迎指出直白点也没关系……
现实中认识的人,请装作没认出我的样子也别看了……吐黑泥,不想让你知道。
_(:з」∠)_拜托了。


西出阳关。

“渐行渐远渐无书。”

今天在翻空间,看到Z的动态下一个和她情侣头像的男孩子,不敏感的神经忽然触动,再翻她以前动态,后知后觉的发现,她可能已经有了男朋友有半年了。

却又有些不敢确认,也有可能是玩得好的女孩子,只是用了男性的资料。Z一直低调,从来没发过带人的照片,也没有暗示的动态。好奇心使我点开了对话框,但看到停留在四月份的聊天记录,突然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我们也是有过无话不谈的时候的。年纪小,促膝把酒没有,但应该是快乐过的。我们曾经短暂的进入过对方的世界,并且了解对方。一起走过的书店,看过的漫画,送给对方的礼物。曾经经历的变成了无法彼此链接的碎片,而我们也变成了几个月都不会再联络的旧友。

旧友似乎是有两个含义的,认识很久很久直至今日的友人,和曾经熟谙但最终离散,却又似乎绝不陌生的,曾经的朋友。

但我到底要怎样再提及你呢。回顾聊天记录,故作熟识的尴尬已经从字里行间渐渐流出,我们并不点破但都隐约察觉的离别终于在此刻被狠狠摔在我眼前。我想要去问候你,却不清楚这是否已经是一种打扰,一种冒犯,一种不合时宜的寒暄。

我依然想要写生日贺卡给你,像曾经的每一年一样。但今年准备落笔时候,却突然觉得我所在纸里写下的并不是我的情谊,而是不真实的水月镜花。我们之间真的还存在着互相挽手前行,叙说生活琐碎的情谊吗?甚至会有些许怀疑,这样的情谊,不是我所独自幻想出来的吧?我眼中的你,还是一个确实的模样吗。

我依然想要为你写些什么,依然想要祝你安好,但看着纸上逐渐寥寥的言语,我总疑心这种卡片或者信件是一种已经被丢掉放置的杂碎。就像是曾经热着的肉汤冷掉后,表面一层厚厚的油脂,油腻又恶心。

陈奕迅唱“来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亲的某某”。

我们终究变得陌生起来。

他最终还唱“总好过 那日 我没有 没有 遇过 某某”。

我到底是不后悔遇到你。

重发辅修考试那天的照片。修了一下,毕竟我看到的,是满屋的光。

真的在一瞬间沉溺于那种安静又寂寞的氛围。并不很慌,阳光亮得发白,电视在沙沙的响,间断的有各个语种的新闻播报。

突然就觉得,呆在这里也很好。

其实听歌很少,也不讲究听什么,纯粹是,好听就听。
偶然翻到了这个,真的很喜欢。原本的版也是听过的,但总感觉有种紧促感,不是很爱听。不过这一版真的很喜欢,不像是之前的少年意气,反而变成了历经是非的缓缓诉说。
虽然是这样,但在他唱到“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”时候,眼底有着很漂亮的光。就好像,在从少侠变成掌门后,哪怕平时瞻前顾后循规蹈矩,在遇到某些事情时候,仍然会迸出少年人的一点轻狂意气,去和什么斗一斗,争一争。
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才喜欢这版吧。

还是发不了单独文字。

有那么一点点的困。然后迷迷糊糊的想起之前的梦,我梦到了她们。

Q和X她们两个一同在梦里出现,她们在梦里几乎总是一起出现,每次出现都是很日常的场景下,进行着不大日常的谈心。依稀记得某次梦里她们两个相对说,我已经丧失去和人说爱,说早晚安的能力了。
悚然心惊,然后觉得难过。
都是好人家的女孩子,都在世上被生活搓扁揉圆,但她们应该被善待的,也希望她们会被善待。

Z出现的情景一般都是很紧张的情况,仿佛有什么事情会关系到生死。曾经梦到过一个地方,我们向外奔逃。她并不常出现,也没有什么让人纠结的梦境,就像是看了一场电影。

C只在某一段时间出现过,但我仍然想起她。最近的一次是在17年末。记得很清楚。在格外迷茫的一段时间内,晚上回到了争执的时间。像是那一段时间的所有争吵一样,我依然看到她的眼泪,眼睛里的委屈和愤怒。醒来后依然想流泪。
我仍然愧疚,但仍然不想回头。

G和L没在我的梦里出现过,似乎。也许是因为没有遗憾和还在同行。

无论我愿不愿意,过去的我已经给了过去一个结局。我身在现在,也只有现在。希望所有人好,希望现在会好。

……图上我最喜欢的,是那句我依然对你心动。虽然写的并不好。但最触动我的仍然是——不如我们从头来过。

举目见日,不见长安。

在还不懂得它是什么意思时,就已经被它隐隐的辽阔意境镇住了。

总想起一个,和我分开的人。她总在写这句话。

在去往学校的火车上。

我看到他乡的树,灯火还有月光。

半夜反思自己。

从来没有过认真和坚定的去做一件事,看到别人获得的成果很羡慕,但从来没有试着去付出过。

总是很丧,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到,但是这种丧大概也是自己活该。

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说很久没有很丧了,但我似乎在进入大学以来就一直在丧。

不被选中,是因为做的不好。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选中你的,我知道,但似乎并不明白。

而不努力,怎么能够做得好啊。

最让人讨厌的,大概是得了便宜卖乖吧。有的事情我想做,也想成功,但怕不成功然后缩到后面,等人来叫我,然后?也许有人来叫我。但并不是所有时候。被叫了却没成功,很让我不快,但成功之后也没什么值得骄傲。没有人认为我认真了,也没有夸奖。哪怕夸奖了也很难过,因为自己一开始推脱了。

说白了就是作。

想想自己令人讨厌。

努力做一个不让人讨厌的人吧。

不要退缩了。请不要退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