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青柳

你好,感谢你来。
非典型性社恐。不擅长说话,稍微迟钝有什么缺点错处欢迎指出直白点也没关系……
现实中认识的人,请装作没认出我的样子也别看了……吐黑泥,不想让你知道。
_(:з」∠)_拜托了。


西出阳关。

“渐行渐远渐无书。”

今天在翻空间,看到Z的动态下一个和她情侣头像的男孩子,不敏感的神经忽然触动,再翻她以前动态,后知后觉的发现,她可能已经有了男朋友有半年了。

却又有些不敢确认,也有可能是玩得好的女孩子,只是用了男性的资料。Z一直低调,从来没发过带人的照片,也没有暗示的动态。好奇心使我点开了对话框,但看到停留在四月份的聊天记录,突然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我们也是有过无话不谈的时候的。年纪小,促膝把酒没有,但应该是快乐过的。我们曾经短暂的进入过对方的世界,并且了解对方。一起走过的书店,看过的漫画,送给对方的礼物。曾经经历的变成了无法彼此链接的碎片,而我们也变成了几个月都不会再联络的旧友。

旧友似乎是有两个含义的,认识很久很久直至今日的友人,和曾经熟谙但最终离散,却又似乎绝不陌生的,曾经的朋友。

但我到底要怎样再提及你呢。回顾聊天记录,故作熟识的尴尬已经从字里行间渐渐流出,我们并不点破但都隐约察觉的离别终于在此刻被狠狠摔在我眼前。我想要去问候你,却不清楚这是否已经是一种打扰,一种冒犯,一种不合时宜的寒暄。

我依然想要写生日贺卡给你,像曾经的每一年一样。但今年准备落笔时候,却突然觉得我所在纸里写下的并不是我的情谊,而是不真实的水月镜花。我们之间真的还存在着互相挽手前行,叙说生活琐碎的情谊吗?甚至会有些许怀疑,这样的情谊,不是我所独自幻想出来的吧?我眼中的你,还是一个确实的模样吗。

我依然想要为你写些什么,依然想要祝你安好,但看着纸上逐渐寥寥的言语,我总疑心这种卡片或者信件是一种已经被丢掉放置的杂碎。就像是曾经热着的肉汤冷掉后,表面一层厚厚的油脂,油腻又恶心。

陈奕迅唱“来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亲的某某”。

我们终究变得陌生起来。

他最终还唱“总好过 那日 我没有 没有 遇过 某某”。

我到底是不后悔遇到你。

我要装作忘掉我记得的事。